• <menu id="iggqo"><menu id="iggqo"></menu></menu>
  •  
    ?上??破靸x表有限公司
    專注研發生產銷售一站式廠家

    新聞中心

    NEW CENTER


    當前位置:
    垃圾焚燒趨勢分析
    來源:環保圈 | 作者:keqi | 發布時間: 177天前 | 3250 次瀏覽 | 分享到:
    好多事情,都不是一成不變的。
    誰能想到,短短的幾年之間,我國垃圾焚燒市場就變天了。
    2019年時還欣欣向榮,隔三岔五就有大標傳來。而到了2020年,高速增長的垃圾焚燒卻突然遭遇“急剎車”,全年新中標項目“斷崖式”下滑。
    那么,2021年呢?
    答案是繼續下滑,以今年一季度為例,垃圾焚燒新增產能只有1.63萬噸/日。
    而在2019年時,這一數據還是2.6萬噸/日,2年時間下滑了37%。在剛剛收尾的3月,據《環保圈》持續跟蹤發現,一季度國內共有17個垃圾焚燒項目完成評標工作,新增處理規模1.63萬噸/日,相比去年同期的1.79萬噸/日,減少了1600噸/日,相當于兩個800噸/日的規模量(如圖一所示)。

    圖一:今年一季度,國內新中標的垃圾焚燒項目
    雖說新增規模減少得不多,但是要知道,去年一季度是特殊時期,受疫情影響,原本打算開標的垃圾焚燒項目都被擱淺延遲了??紤]到這一情況,去年一季度國內垃圾焚燒新增處理規模本應該遠高于1.79萬噸/日。因此,與去年同期相比,今年一季度新增規模減少的量實際遠高于1600噸/日!實際上,這是大勢所趨。筆者此前也已強調過多次,隨著資本的快速布局,我國垃圾焚燒市場日趨飽和,市場上可以公開競標的項目已經一年比一年少了。從各省市發布的垃圾焚燒中長期規劃,以及去年和今年一季度數據中,都可以證明這一結論。(如圖二、圖三所示)。

    圖二:2020年垃圾焚燒新增規模7.43萬噸/日,同比減少了43%

    圖三:連續兩年同比下滑,今年一季度垃圾焚燒新增1.63萬噸/日
    雖然總的趨勢是新增項目在減少,不過我們依然能夠從今年一季度定標的17個項目中,找到一些亮點,即垃圾焚燒四大新趨勢。

    01

    “土葬又火葬”?填埋場陳腐垃圾挖出來再焚燒這個說的是江蘇鹽城垃圾填埋場存量垃圾焚燒項目,中標人是江蘇大吉環保公司,處理費90元/噸。根據招標公告,應鹽城市市政府要求,市區必須有1座應急備用填埋場,市政府多次論證選定,距離市區較近的“鹽城生活垃圾填埋場”為市區應急填埋場,以備不時之需。同時,鹽城生活垃圾填埋場運營期間接受的15萬噸生活垃圾(本來是20萬噸,15萬噸是經過發酵降解及滲濾液處理之后的量),則需要開挖出來送至旁邊的靜脈產業園焚燒廠“焚燒”。有意思的是,江蘇大吉環保公司,既是將存量垃圾開挖送至焚燒廠的中標企業,也是旁邊靜脈產業園焚燒廠的運營者。
    對此,招標公告也做出了解釋,為何選定江蘇大吉環保公司為唯一供應商。
    第一,距離最短,經濟效益最高。鹽城市域范圍內共有4家焚燒廠,分別位于鹽城市靜脈產業園、濱海、大豐、阜寧。大市區僅有鹽城靜脈產業園1座焚燒廠,且鹽城市生活垃圾衛生填埋場也位于靜脈產業園內,距離靜脈產業園焚燒廠僅幾百米,與其他3座焚燒廠相比,開挖出來存量垃圾運往鹽城靜脈產業園焚燒廠處理可大大節約運輸、設備投入、人工等成本,經濟效益最高。
    第二,運輸距離短,污染物控制強。從污染控制角度來看,運輸距離越短,越容易控制拋灑滴漏問題,對環境造成的污染風險越??;從開挖作業角度來看,距離越近,每日開挖作業時間越短,天氣變化、臭味控制等相關管控措施也更加容易實施。其實,鹽城并不是首例將填埋場的陳腐垃圾挖出來,“土葬又火葬”的。早在2017年,北京市就有類似的案例。如北京安定填埋場、阿蘇衛生活垃圾填埋場,都打算在填埋場飽和前,在旁邊新建垃圾焚燒廠和陳腐垃圾篩分廠,將已經填埋的垃圾挖出來再進行焚燒。當時這種做法還引起不少業內人士的討論,褒獎和質疑聲都有。贊同的人認為,通過陳腐垃圾開挖,可以趁機修復初期不規范填埋場,進行底部防滲檢查修補,避免水、氣及臭味等污染對地下水造成的危害。質疑的人則認為,既然已經花那么大的代價把它填埋了,為什么又要挖出來燒?開挖還涉及到人工、機器以及運輸成本,挖出來的意義在哪兒?陳腐垃圾熱值究竟夠不夠?有人曾經算過一筆賬:目前每挖1立方米的垃圾大約要花127元,篩選垃圾的設備每套價值大約為1276萬元,至于挖平后土地能否重新利用,還要對土壤中的砷、汞、鎘、鉻、銅、鎳、鋅、錳等8種金屬進行檢測,重金屬超標的話,必須要進行整治。在未經專業技術部門鑒定之前,填埋場地禁止作為永久性建(構)筑物的建筑用地。

    02

    政企雙贏,“焚燒+”污染物協同處置漸成趨勢與以往清一色的生活垃圾焚燒發電相比,今年一季度定標的17個項目中,“焚燒+”污染物協同處置項目明顯增多。例如1月12日,康恒環境、僑銀環?!癈P組合”中標的湖北利川城鄉垃圾收集與焚燒一體化項目,3月12日定標的大連普蘭店區垃圾收運及焚燒發電一體,都是垃圾收運+焚燒一體化項目。再如1月29日,瀚藍環境中標的湖北孝感垃圾焚燒發電綜合處理PPP項目,也是“焚燒+”污染物協同處置項目的典范,園區不僅規劃了常規的生活垃圾焚燒發電廠、餐廚廢棄物處理廠,還有廚余廢棄物及糞便處理項目、市政污泥無害化處置及資源化利用項目。還有3月25日開標的,總投資僅4.2億元的河南三門峽盧氏縣“生活垃圾處理廠和建筑垃圾處理”項目,園區既有300噸/日的生活垃圾處理設施,30噸/日的餐廚垃圾處理廠,還有600噸/日的建筑垃圾處理設施。在筆者看來,這種以“焚燒+”開展的污染物協同處理技術,不僅能夠有效利用各種廢棄物能量轉換,還能增加處理收入,對政府和焚燒企業都有好處。對政府來說,選址規劃是一件費時費力令人頭疼的難題,搞不好還會出現“鄰避”事件。而把幾個子項目,如垃圾焚燒、餐廚、污泥、建筑垃圾、污水處理等,以“焚燒+“模式合并到一個園區,既能實現一次招標、一次選址多個項目建設的目的,還方便管理,節省管控成本,省時又省力。對垃圾焚燒投資企業來說,各種固體廢棄物協同處置得越多,對沖國補取消的手段也就越多,企業利潤也就越多。像最常見的焚燒與濕垃圾協同處置技術,一則二者協同給垃圾焚燒擠水分,熱值上升,噸發電量高;二則殘渣進入焚燒廠,量也增加了;三則處理費上升好幾倍。所以,這也是新一輪競爭中,光大環境、三峰環境、旺能環境等焚燒巨頭搶灘登陸廚余(餐廚)市場的重要原因。

    03

    光大、城發無新增,中環保一季度超去年全年從中標企業來看,行業格局變化還挺大(如圖四所示)。

    圖四:一季度國內釋放17個垃圾焚燒項目,光大、城發缺席,中環保逆勢突襲
    一方面,光大環境、城發環境新增項目為“零”。固廢行業名副其實的龍頭,國內最大的垃圾焚燒投資商光大環境,一改往年常態,低調了起來,今年一季度入籃的垃圾焚燒項目竟然為零。回想去年同期,即便是有疫情沖擊,光大環境在一季度還在湖南衡南、永州以及廣東龍門等地入手3個垃圾焚燒項目,新增2400噸/日處理規模。仔細想想,這也不奇怪,一則從去年開始,光大環境的重點就不再是跑馬圈地,瘋搶項目了,而是放在存量項目運營上,全年除了參與湖南垃圾焚燒優質項目爭奪之外,其他省份中標很少,導致2020年全年光大環境新增處理規模不及康恒環境。二則眼下國補政策變動,地方支付能力下滑,存量項目入庫難,也不是擴產的良機。與其盲目搶項目,把負債率搞大,還不如在國補取消前,把手中項目加快投產運營,排隊入庫。類似的例子還有一向玩轉河南市場的城發環境,一季度也同樣沒有新增垃圾焚燒項目,就連河南本省釋放的2個項目——新鄉封丘縣垃圾焚燒項目、三門峽盧氏縣第二垃圾處理廠+建筑垃圾利用項目,也不得不“敗下陣來”。康恒環境也值得一提,與去年一季度一舉拿下西安灞橋區、山東萊州、四川安岳、南京江北、遼寧丹東等5地的垃圾焚燒項目,新增8000噸/日的處理規模相比(如圖五所示),今年一季度,康恒環境的投資速度明顯放緩,只入手了2個垃圾焚燒項目,新增規模也減少到1200噸/日。

    圖五:2020年一季度,康恒環境中標5個項目,新增8000噸/日處理規模
    另一方面,中環保逆勢突圍。有一家企業,在其他企業投資趨緩的同時,卻逆勢突圍,今年一季度連續斬獲湖北安康、江西龍南、河南新鄉封丘等3地垃圾焚燒項目,新增3800噸/日的處理規模,比去年全年新增的3300噸/日還要多?。ㄈ鐖D四所示)這家企業就是中節能旗下,專注固廢投資運營的中國環境保護集團(簡稱“中環?!保?。

    04

    “強龍難壓地頭蛇”,地方國資“花樣”入局
    在一季度釋放17個垃圾焚燒項目中,中標企業除了我們熟悉的中環保、康恒環境、深能環保、瀚藍環境、三峰環境等老面孔之外,還有不少新面孔。這些新面孔主要是地方國資。在這里列舉三個有國資背景,并從光大環境、康恒環境、中國環保、中國恩菲、三峰環境等一眾強者手里成功搶食的地方國資企業。
    一是讓人浮想聯翩的河南盧氏順天環衛科技公司。河南垃圾焚燒市場,先有城發環境,今年一季度又來個盧氏縣順天環衛科技公司。從企業名稱上就能看出來,它與上文多次提到的“河南三門峽盧氏縣第二垃圾處理廠+建筑垃圾再生項目”有關。盧氏縣順天環衛科技公司,正是該項目的中標人。有意思的是,這家公司的控股股東是盧氏縣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局,成立日期2021年3月2日,正好是上述項目招標文件發布的前一天。難怪引起業內詬病,“這操作太不高明了,還公開招標走過場干嘛,干脆直接給算了,明顯的左右倒右手!”
    二是轉讓費高達14.8億元,幾經易主,最終花落市屬國資的“無錫錫東垃圾焚燒發電(一期)”特許經營權轉讓項目。這個市屬國資就是無錫錫東環保能源有限公司,也是早期項目籌備的公司,只不過控股股東接二連三易主。公開信息顯示,2009年8月,無錫錫東生活垃圾焚燒發電項目籌建,項目公司為無錫錫東環保能源有限公司。股權結構中,中國恩菲工程占80%,無錫市市政公用產業集團有限公司和無錫國聯實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各占10%。此后,因鄰避效應等問題,項目一度停工達6年之久。2016年11月,光大環境在香港宣布,集團取得無錫市錫東生活垃圾發電項目委托運營權,負責管理運營錫東項目,合同期為6年。2016年12月9日,錫東項目成功復工。在光大環境高標準運營下,錫東環保入場垃圾和發電量都迎來不錯的增長,光大環境也依合同拿走本該屬于自己的收益。2019年8月,五礦系的中國恩菲準備放棄已在無錫布局10年市場。同年10月,無錫錫東環保能源有限公司股權變更,中國恩菲正式退出。據每日經濟新聞報道,據錫東環保相關人士透露,這與無錫市政府方面有關,接盤錫東環保極有可能是無錫市政府方面的資金,外部企業進入的可能性不大。果不其然,
    據企查查顯示,錫東環保能源公司大股東現為無錫國聯實業投資集團,而無錫國聯實業集團背后的實控人正是無錫市政府國資委。

    圖六:數據來源企查查
    這場由引入外來資本,到國資接管的大戲,終于落下帷幕了。
    此外,還得說說引得偉明、光大、三峰、龍馬、康恒等眾多名企爭奪,最終被當地建筑企業入手的“大連普蘭店區垃圾收運及焚燒發電一體化”項目。
    2019年6月,大連普蘭店區垃圾收運及焚燒發電一體化”項目啟動資格預審,邀請符合條件的社會資本方參與競標。同年7月,資格預審名單公布,偉明環保聯合體、大連城投聯合體(康恒為成員企業之一)、光大國際聯合體、三峰環境、龍馬環衛等一眾名企入圍。2020年1月13日,該項目發布中標公告,大連城投聯合體拿下此項目。然而好景不長,2020年11月,該項目突然發布終止公告,終止原因是,由于疫情影響,中標社會資本方資金狀況發生變化,故本項目終止招標。經過為期4月的籌備和重啟招標,該項目最終覓得“主人”,牽頭人和聯合體成員全是當地的建筑設計公司——大連三川建設集團、大連市市政設計院、時代建筑科技(大連)公司。
    總而言之,無論是一開始引入外來資本投建,最終國資接管運營的“無錫錫東垃圾焚燒發電(一期)”特許經營權轉讓項目,還是像河南盧氏縣這樣在招標之初就排外的“河南三門峽盧氏縣第二垃圾處理廠+建筑垃圾再生項目,顯而易見,隨著地方國資“花樣”進入垃圾焚燒,盯上這塊“肥肉”,即使最強大的“強龍”也難敵盤踞一方的“地頭蛇”。地方國資,正在成為垃圾焚燒行業冉冉升起的一股新勢力。

    聯系我們

    CONTACT US


    咨詢熱線:021-51863527

    電話:021-50821435

    傳真:021-50828139

    E-mail:shkeqi@163.com

    地址:上海市浦東新區建豪路88號


    在线快3官网平台